医行天下:6.拜师朱增祥

时间:10-16 作者:秩名 浏览:154次 【字体: 】【颜色: 绿
从湘西回到北京后,我经常为朋友治疗头痛、失眠和心脑血管方面的疾病。我很快发现:各种莫名的痛症很普及,过去的老年病正在变得年轻化,疼痛部位更多样化,涵盖腰腿、项背、肩膀、手腕、肘、踝等等,白领阶层大都有不同程度的此类痛症和不适。究竟有没有一种疗法能简单有效地治疗这些发病率很高的痛症呢? 就在这时,我见到了在香港美林证券工作的朋友郑杏娟。她得知我在云游学医,就送给我一本书《错缩谈》(即将以《筋长一寸,寿延十年》为名在内地出版),说这是有关中医的,封面是一张慈眉善目的老人照,他就是作者朱增祥。书的名字很怪,读进去才知道“错”是骨头错位,“缩”既筋缩之意。该书对人体痛症的病因有了一种全新的解释:长时间不变的姿势不仅导致筋腱萎缩,而且形成骨头错位,这种细小的筋缩和错位用CT扫描等仪器看不见,却造成了各种莫名的病症,而其中最显而易见的是头晕、胸闷、颈椎痛、腰痛、手腕痛等等。 书还没读完,我已经对朱大夫肃然起敬,等通读了全书,我已在期盼着早日见到作者。因为书中介绍的疗法和疗效都堪称神奇,西医对此全无概念,连中医对此也未曾有详细记载。不仅如此,作者的风格与个性也很合我的口味:手法外治、化繁为简、立竿见影。全书没有过多的理论,基本上是医病分析,颇似现代案例教学法。其中一部分是他自己写的,一部分是他的患者写的。他的疗法治疗电脑综合症有奇效,而此病正是全球增长最快的病之一。 纵观全书,最令人难以忘怀的是朱大夫治疗痛症的效果和速度。很多四处求医无效后来到他这里的患者都被他在谈笑间治愈,所化时间少则几分钟,多则半小时。而他所用的疗法并非我们熟悉的推拿、按摩和针灸,而是正骨和拉筋。正骨即调正骨头,拉筋就是将人体内萎缩的筋拉开。病人通常会带来一堆各种医院的报告、诊断书,可是他一般不看报告,而是以病人的主述和亲自观察为依据,常常还没等病人反应过来,病已经治好了。 病人在治好病后的第一个反应往往是不相信,因为这种结果与他们多年所受的教育和看病经验太不相符。但症状的确解除了,所以又不得不信。朱大夫经常叮嘱病人勿需复诊,自己在家拉筋就可康复,这样既预防、自救,又方便、节省,最符合中医的原则。但这与很多医生希望病人多次复诊以便多赚钱的套路完全相反。病人若执意再来,他会说:你的钱没地方花吗?如此医术和医德,实属罕见。 对于这样一位神奇的朱大夫,我自然神往之。我赶到香港,向郑杏娟表达了拜会朱大夫之意。她心领神会,马上热心举办家宴邀请朱大夫和我赴宴。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和朱大夫居然一见如故,谈笑甚欢。他对我云游深山的学医法非常认可,认为此乃正道,只要治病有效,英雄不问出处。我当场向他示范了我的点穴疗法,他也当场向我传授了拉筋、正骨疗法。后来我再次去香港,他连续两天到住处来看我,既热心给我的朋友治病,又给我当场示范、讲解。我一直不明白,我究竟何德何能,受朱大夫如此器重?朱大夫说,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就这样,我终于如愿以偿,成为朱大夫门下的弟子。 那次从香港回到北京的当天,就有朋友抱怨腰背痛。我当时笑着说,这不是天赐良机么?并声称用刚从香港学的绝招马上就可搞定。说完就用朱大夫教的拉筋法和正脊椎法给他治疗。大家还以为我吹牛,我让他躺在椅子上只拉筋几分钟,其痛感立刻减轻。然后我用朱大夫的手法在背后为他调整腰椎和胸椎,只听胸椎的两节“咔喳”响了两声,说明错位的骨头已经复位,他的痛症当即全消,皆大欢喜。 在此后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朱大夫几乎每天给我一个电话,无论我云游到峨眉山、青城山还是西藏、东北,他的电话都源源不断。我想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如此密集地与人通过这么多长途电话。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