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行天下:9.佛道兼游

时间:10-16 作者:秩名 浏览:158次 【字体: 】【颜色: 绿
幽静的寺庙和佛像旁边很适合治病救人。走廊和廊柱成了我们实施朱大夫拉筋法的场所,以后在各个寺庙里我们如法炮制。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把庙里有病的员工都治了。 老杨和道长也意识到拉筋效果,因为拉筋将可能排出的疾病和障碍预先排出或减缓,这对后来的针灸更有利。在此期间,朱大夫照例每天打来一个电话,询问我们的进展并予以指导。他问我们是否将治疗过程拍摄下来,我说用相机拍了,他说这不足以说明清楚,最好用录像机拍摄。我正好有件急事须返京两天,于是从北京回寺庙时带来了录像机。从此我们的云游和治疗过程都尽量被拍成了录像。 治完庙里的人,我们还到附近的开化寺,给果章法师的师兄果超法师治病。这是位101岁的老人,他和果章法师早在1949年以前就是峨眉山上的和尚。如今他住在被拆旧屋的黑暗角落,虽体弱不便行走,但脉搏宏大稳健,思路清晰,只是略有咳痰。我为他的头点穴治疗时,才发现其头几乎成了一个头骨,有骨无肉,头盖凹凸不平,十分奇特。这时道长突然说:头骨顶上是一朵莲花!仔细一看,他头骨上的凹凸之形果真是一朵覆盖头顶的莲花!这是我见到过的最美的人体头骨雕塑,一定是佛的杰作!稍息后,我再点其后背、前胸与双腿。他对穴位极为敏感,大约是长期打坐修炼之故。随后老杨在其脾经及肺经上点穴。果超法师一直闭目养神,不断口中称是,为吾等讲经说法。我记得他最重要的开示为:不做坏事,连坏念头也不可起。善哉!
按原先的计划,我们的下一站本是青城山,但既然云游,也就一切随缘了,所以离开接王寺,我们就先住进了鹤鸣山道观。在此期间,我们一边看里头的道人打太极,一边读书切磋,还与主持杨明江就弘扬中医进行了一番长谈。自古医道一家,所以杨会长已经多方努力,培养、招纳中医人才,不久就会在道观内开一个传统医馆。他还送给我们几本鹤鸣山道观编写的刊物《道源》。我们从刊物上又发现了一个养生修道的百岁道人张元堂,老人的修行地就在大邑境内的川王宫。大家皆心向往之,于是我们继续随缘,坐大巴到县城,然后租车到了群山环绕的川王宫。
这是一座纯木结构的古老建筑,里头雕梁画栋,从里到外都是个造型奇特的艺术品。一到宫里我们就受到卓道长的热情接待。晚饭后卓道长带我们拜见张元堂大师,听其摆养生之道和往事。张元堂平易近人,淡泊名利。他说父母在他小时候请人算命,曰其活不过四十二岁,再找另一人算,结果依然如此,说除非出家,命才可改。张遂于十六岁那年退学,在汶川漩口镇黄龙观出家,拜张永平大师为师,学道教仪规、经典,贯通鼓师、高功法要,堪称“全挂手”,解放前多次参加为期四十九天的万人大醮。 次日下午我们在川王宫后面的水库散步观景,顺便走进了山坡上一座三教合一的庙,里头挤满了拜庙的老人。听说我们是行医的,立刻有几个人过来让我们治病。我先给一位老太太点穴治疗头痛、耳鸣,效果不错,马上又来了两位腰腿痛的老太太,于是我们找来条凳实施拉筋。一个老头在旁边帮忙压腿,他见老太太的腰腿痛在拉完筋后立刻缓解,主动提出一试。他的毛病是大腿和膝盖痛,所以下蹲困难。但他膝盖很难拉直,另一只脚亦难落地,痛得直冒汗。但他治病心切,所以咬牙坚持。结果奇迹出现了:他再起蹲时已毫无困难,大腿、膝盖的痛完全消失。老人高兴得眼泪都出来了,不停地起蹲,仿佛他这辈子再也没机会起蹲了。这时老人向我透露心曲:他已经八十一岁,被这病折磨了半年,花了几千元药费还不见效。他说这次拜佛没白来。 我们虽然累得汗流浃背,但感觉神清气爽。我知道,我们一路云游中,最大的享受还是治病。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