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行天下:10.青城山之痒

时间:10-16 作者:秩名 浏览:137次 【字体: 】【颜色: 绿
青城山道观很多,但大多成了旅游之地。我们直奔青城外山的药王庙,只因它与医药相关。曾道长是道家的人,每遇道观都由他先去开路。他很快回来报告说我们可以入住了。当家的董道长是位坤道,她热情安排我们入住。这是个简朴的道观,远离青城山的旅游路线,游人稀少。此庙为纪念药王孙思邈而建,有孙思邈之墓,建于唐代,毁于明末清初之乱,1933年被人发现旧址重建,文革期间再度被毁,1993年重建。 刚安顿下来,我们就开始为道观的工友看病。先治一位老大妈,她患高血压引起的头晕和十指关节痛,老杨指示我在涌泉穴上扎了一针,然后由他在其头颈部点穴、推拿,我在其双臂、双手上点穴,头晕、十指痛症状很快消失,惟剩右手小指继续痛,在脚上相应穴位扎了一针就好了。 主持本不欲治其病,见状也要求治其慢性咽喉炎,老杨给她扎针,疗效显著,于是她萌生了学医念头。我们立刻予以鼓励,说她既是道人又在药王庙,中医就应该是她的专业。一位重庆来的退休女士因膝关节髌骨破裂导致行走、下蹲不适。这次我们什么也不用,只用拉筋。她已经多年到处求医无效,本不做什么指望,没想到拉筋后当场见效,不适之感消了大半。此时再治疗其肘部痛症时,针灸则立见奇效。 在药王庙的日子,曾道长的风水和算卦特长也得到发挥,给来往的香客免费算卦。主持见状,又萌生学易算卦之念。鉴于药王庙与中医的关系更紧密,我们建议她还是以学中医为主,否则时间不够。 我们住的屋子阴暗潮湿,厕所毫无封闭措施,被单常年不洗不晒,让我们深受蚊虫之苦。蚊虫一多,天气又闷热,人的火气都上来了,就连曾道长这样的修行人也变得古怪了。他早晨四点半就醒了,抬手就把灯拉开。灯在头顶,刺人立醒。吾曰:门外有灯,为何开室灯?答曰:吾已醒,故开!然后出门洗漱,留着刺眼的灯。吾只得起来关灯,并替他开了走廊灯。他返来后,在屋里屋外忙碌不已,进屋后再次打开室灯。没辙,只好起床。那时天刚蒙蒙亮! 老杨每天起床后必蹲厕所,此乃肠道功能优异之特征。然今日他很快就跑回来抱怨说,实在无法在厕所下蹲!问其何故?答曰:蚊子实在太嚣张!赶都赶不走啊!原来臭气尚可忍,蚊虫之叮咬却无法忍!其实真正的袭击还不在厕所,而在蚊帐内,因为我就被小虫子不断骚扰,叮出一些比蚊子咬得包还小的红包。 到了下午我浑身越来越痒,脱了衣裤才发现,昨夜被虫子咬得那些小包,都变成了樱桃大小的鲜红大包,奇痒难忍,而且满身开花,我干脆让他们用相机拍下来。我在血海、百虫窝和曲池上扎针,也只能短暂止痒,晚上依然难熬。老杨说三棱针刺血后拔罐可止痒,我当即要求一试,可是庙里的一堆竹火罐里只有两个可用,于是我让老杨把我扎得痛快,拔得血糊,仿佛云游之目地在于亲身体验其痛、其痒、其效、其速也。记得在一本下乡知青的传记里读到,文革期间,东北建设兵团的荒野大蚊子剧毒无比,有一天批斗了一个右派,斗完后干脆把他捆绑起来放在旷野上共蚊虫叮咬一夜。第二天那人一命呜呼,其状惨不忍睹。蚊虫毒乎?人更毒也! 我们在庙里遛达时,发现庙墙上贴着一张关于每年一度药王山庙会的简介,即每年在药王孙思邈生日那天全镇以此庙为中心搞庙会和游行。老杨一看那日期就乐了,当时就找来董道长问,这日期是药王的生日可否当真,人家说那还有假?老杨顿时得意地说,那也是我的生日啊!我们笑曰,看来你是药王转世无疑了!可是你现在怎么只用手法治病而不用药了?老杨叹曰,“现在假药太多,所以干脆洗手不搞药了,转而专攻手法外治,这叫回归中医的源头!”董道长说,怪不得你治病这么厉害,原来和药王这么有缘哪!老杨当即表示,每年的药王庙会他一定到此免费行医。 我们本欲以此为基地,再进入青城山后山寻访一位百岁太极拳高人,可惜此人去了成都青羊宫,我们只好向峨眉山出发。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