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行天下:22.喇嘛寺变诊所

时间:10-16 作者:秩名 浏览:72次 【字体: 】【颜色: 绿
当晚我和其他几位同道和司机就住在治病的这个大屋里,上师住在里屋。这间大屋相当于上师的会客厅,中间一个炉子,四周都是卡垫,如同北方的土炕,我们就睡在羊毛织的卡垫上。卡垫既可坐又可卧,值得推广。在此后的两个星期里,这间屋子就成了我的诊所、卧室、饭堂、客厅,我天天都在这里过着足不出户的日子,除了给人治病,就是听活佛讲法。 我跟西藏的因缘很深。早在20年前,我就对西藏有一股不可遏制的情感和冲动,我一共写了七封申请书才被批准到西藏工作了一年,并在那年利用假期和工作之便走遍西藏,包括西藏的三条大路:川藏公路、青藏公路和阿里(新藏)公路。那时不为别的,就为一种好奇、梦想和疯狂,甚至就是为了流浪。现在,好奇和梦想依旧,只是流浪变成了云游。 只要一闻到酥油茶的香味,西藏的色彩、声音、质感就会象精灵一样在我的内心徐徐升起,仿佛灵魂因闻到了同类的气味而心动。寺庙的屋顶、卡垫、用具都让我想起当年住在拉萨大昭寺情形。那时我作为平叛工作组的英文翻译进驻大昭寺,如今又作为追随佛教的求道者和民间中医而住进喇嘛寺。回头一看,这真是一道妙不可言的人生轨迹,像个圆:当年我从西藏回到北京,又从北京到美国留学,再到纽约、香港工作了十几年,然后回到北京,现在又以新的身份返回西藏。我从一名所谓“海龟”,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土鳖”,因为我目前的工作从形式到内容,全是最土的,亦即最传统的。 正是用这些最土的疗法治病救人,在西藏却产生了不可思议的疗效。我动手扎针才一个月,在紧接着的半个月之内,就治了一千多病人,而且90%以上都有显著的疗效。除了最常见的腰腿痛症,光各类耳聋病人就治了几十个,有时一天就治十几个聋子。除了两个天生的耳聋者之外,其余后天致聋的几乎全部有效,听力有不同程度的恢复。因为我的治疗不用药,减少了对药物、器械的依赖,所以在偏远落后地区尤其适合。记得当时有人提议明年把某某名医也请来,活佛当即就说,请来也没用,因为这里没有中药店,藏民也没有煎药、喝药的习惯,所以实施起来很难,还是手法治疗又好又快。 西藏因风寒引起的腰腿痛病人特别多,我后来要求他们先拉筋,这样等候看病的人和正在治疗的人可以互相帮助拉筋,也等于互相观摩、学习,结果很多人拉筋完毕,腰背和膝盖的痛症就会减轻或消失,连头痛、头晕、胃痛、胁痛、心痛等病症也会随之消失。剩下的病症再用手法调整后病痛又去了大半,如果还有个别病症未消,就可以用针灸寻经治疗。 我的云游于2006年从鄂西、湘西开始,学医和临床实践于2007年由鄂西、湘西开始,大规模临床实践从四川开始,独立治病救人从西藏开始,而且仅此一次就治疗了一千多人。回头一看,不知为什么我的使命和线路全在西部,看来我像个开发西部的先头部队。 开了这样一个头,以后我的日记就基本上成了医疗笔记,比较完整地记录了当时的病人病情、治疗方案和治疗效果。因为我全是用中医手法治疗,所以可能对信中医的人有一定参考价值。若对中医没兴趣,你就只当这是本游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