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行天下:24.活佛学针灸

时间:10-16 作者:秩名 浏览:241次 【字体: 】【颜色: 绿
 2007年7月31日 从早晨一直治疗到现在。很累,但内心喜乐。晚上治疗时抽空溜到野地上撒尿,抬头眼望一轮晶莹的满月,正好贴在对面的山头。面对如此美景,我想到的却是无常。月光淡淡地撒在黑乎乎的山峦上,美而宁静。远处传来的狗吠使之更显静。附近的木桩上,靠近我睡觉的窗户下,栓着一条狼。这是一条差点被猎人消灭的生命,活佛慈悲,认为众生平等,要求猎人不要杀死它,然后将其带回庙里,一直养到现在。 我知,只需多站一会儿,月亮就会走远,其周围的风景都会变。 活佛在今晚10点加入了治病的行列。刚开始他只是代央珍当翻译,当时我连治4个病人都是一针解除痛苦,藏民高兴得伸出舌头,活佛越看越来劲,终于决定下水一试针灸。一个膝痛的老太太成了他的第一个病人,他按照我的指示在胳膊上找到痛点穴位,结果一针下去膝痛全消。活佛非常开心,治病的信心顿时大增。每天看着我从早晨忙到半夜,活佛一直在想尽办法减轻我的负担,又坦言大家帮不上忙,现在好了,我一忙他也可以上手。朋友们敦促我多修行,我说我治病正上瘾,义务治病大概也算修行吧。我问活佛为什么来的人越来越多?我感觉有点吃不消,我从未治疗过这么多病人。活佛说:这就对了?如果来的人越来越少,说明没效果。他说他还特意问了那些被治好的人病情有没有反复,答曰:没有。 活佛的家族也是当地有名的藏医,只是他从未介入行医。现在看来,中医的针灸倒可能成为他重新恢复家族传统之契机。活佛治完第一个病人后,来了父子俩,一个是眼疾,一个是阑尾炎,我指导活佛扎针,结果当场手到病除。皆大欢喜! 除了普通的痛症病人,今天来了更多的耳聋和眼疾患者,治疗的速度和质量皆有提高,耳聋和眼瞎者在治疗前后都会当场测试,全部有效。除了以手法正脊,今天还将肩痛者都施以抖肩,效果也很好。专门跟活佛一起抖了个老人,其颈椎痛和肩痛当场就好了。 送走病人后活佛和我一直聊到现在。主要谈藏传佛教的利美运动,就是在保持传统清静的基础上进行不分教派的学习修正。他格外谈到活佛不应成为职业,境界需要自己实证。 今日印象深刻之病例和疗法: 1、 小男孩腹痛。其父曰阑尾炎。 查之,压痛点在肚脐及其右边两到三寸处,不一定是阑尾炎;但中医不管病名,只要寻经而治,祛病解痛即可。活佛当翻译,正好和我一起检查,然后由他扎针;取:阳陵泉,当场止痛。此穴属胆经,也可能是胆囊炎之类的毛病或外伤。 2、 藏妇:头痛、颈项痛、背痛、腰痛。 先正脊,胸椎有响声若干,其腰、肩之痛顿时好了大半;正颈椎,颈项痛亦消失;再抖其双肩,所有痛症全部消失,没有扎针;
3、 约8名单侧从肩到脚痛、麻、寒者。
先正脊,他们轮番趴着被我压按脊椎,每人都有几处错位,起身后个个都感觉很爽,然后坐着被我轮番扎针,几乎用完我所有的针;取穴主要在对侧沿肩到手、沿膝到脚的主要痛点,肘关节处重点加几处痛点穴位,取针后痛、麻、寒症几乎全消;
……
今天来人太多,把我团团围住,挤得无法治病,我不得不一遍遍请他们在门外等候,后来干脆将腿脚上没扎针的患者请到对面屋子里休息,过一会儿再叫过来拔针、测试,屋子稍微空了些。但最后还是没挡住藏民一拨拨往里挤,连活佛也没办法。他慈悲为怀,为了方便病人等待,给他们提供免费午饭。活佛今天还给自己扎了一针,我建议他扎三阴交,因此穴用处大,可治他身上的几种病。估计他从此对中医会更感兴趣,并由针灸而进入医道,与佛法融会贯通。连扎西央珍和赤林央宗这两个翻译也在我的指导下开始尝试着扎针,效果都不错;她们俩一个是高中生,一个在藏医学院读本科,都是未来很快就能动手治病的可造之才。尤其可喜的是,她们学习的途径与我完全一样:从临床开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