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行天下:38.医行纽约

时间:10-16 作者:秩名 浏览:196次 【字体: 】【颜色: 绿
每次到纽约,我都住在老朋友晓晓家里。晓晓是个文化人,近年基本足不出户,安静地待在家里写一本传记《谁造就了赵小兰》。晓晓的父亲与赵小兰的父亲是上海交大的同学,两家算世交。自从我去香港和回到国内,她就看着我来来往往,从事的不断变化的“革命事业”,从写小说到策划奥运开幕式,再到云游学中医,这回看上去最离谱。但她却笑着说:“一个萝卜一个坑,你这棵漂泊的萝卜总算进了自己的那个坑了 。” 晓晓的一位朋友马上要回中国,她先让我给这位朋友看看。为了考考我的功力,她们什么也没说,让我自己诊断。我望闻问切后告知,她心火旺,肾虚衰,失眠,脾湿重,肝火旺,腰酸乏力。患者频频颔首,说最大的问题是心绞痛,已经进过医院数次抢救。我们共同探讨中西医治疗方法,她说她一直在各路名医指导下吃西药,但只能维持。我说我的疗法不吃药,主要靠拉筋、正骨、针灸,全是激活人自身的系统让其自愈。她表示可以试试,结果拉筋时两腿都紧痛,双臂亦不能贴凳,说明肩周有问题。我告知双臂后举对打通腋下的心经、心包经大有帮助。我取了心包经、心经、肝经、脾经、肾经扎针。整个过程中我们一直在探讨生活方式,这也是中医疗法的一部分。我们约好了回国继续联络。 晓晓自己的病不大不小,一是几十年来不断的头痛,近年减缓,但多了失眠、腰痛、膝痛及更年期综合症。她说我是否真能医病,还得看疗效。拉筋时果然腿痛不直,正骨时全身皆响,颈两侧响了一串,且颈几乎不能左右摇摆,以棍针点、刮颈椎,痧绕整个颈子,耳根后尤其痛,说明此乃长期头痛的根源之一。她首次刮痧,见到满脖子风疹般的红斑大吃一惊,然头、颈、腰及全身则倍感轻松。按我的要求,从治疗那天开始,她就停止服用安眠药。次日她就告知,睡眠居然有服安眠药的同等效果,甚至更好,此外腰、膝都不再痛。在后来的日子里,只要我人在纽约,每天都给她正骨、针灸,她自己则每天坚持拉筋,这样她的各种病症每天都在全面好转,只是睡眠习惯还难改,晚睡晚起。 晓晓的女儿叫格格,我第一次在美国见到她时她还是个上小学的黄毛丫头,被妈妈称为“丑小鸭”。后来她在芝加哥读大学时被宿舍的希腊同学鼓动去参加芝加哥的华人小姐选美比赛,理由是可以免费吃好多美食,还很好玩。于是她抱着玩玩的心态报名参加了比赛,没想到竟一举荣获冠军。后来她又代表美国参加世界华裔小姐大赛并荣获第五名。这个长腿美女大学毕业后到美国劳工部工作,并逐渐升任为劳工部长赵小兰的贴身秘书至今,这份工作无形中为她妈妈写赵小兰的传记提供了另一个视角。她听妈妈说我能治腰腿痛,就专程周末从华盛顿赶回纽约治病。年轻的白领女子通常没什么大病,但自从电脑出现后,她们大多不同程度患上了电脑病,就是腰酸背痛、腰挺不直、失眠、便秘等等。 后来我治的病人多了,才知道目前大多数女子都患有便秘,这也是各种名为“排毒”实为泻药的东西大行其道的原因。白领女子的病,除了工作压力、电脑等因素,还与她们长期在空调环境中穿裙子有很大关系,因为这样下肢容易着寒,而肾经、脾经、肝经这三条关乎女人生命质量的经络都从脚上往上进入内脏。 第一次给格格拉筋,她果然脚不能着地,这对于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不应算正常。正骨时,她的背后的胸椎“噼啪”响了一串。但她从地上一站起来,就立刻感觉自己变了个人:从上到下的身板终于重新笔直了。再做完颈椎复位,她紧绷了很久的颈椎也立刻轻松,前后左右的转动自如了许多,而以前转动幅度稍大就会痛。于是她高兴得大声叫唤,连声说,“怎么会这么神奇!我在医院检查总是查不出问题,所以也没法治好。”她来之前还有膝盖痛,我问她此刻痛不痛,她说上下楼梯就痛。我当即让她出去上下楼梯,回来后说还是痛。于是再给她在手臂上扎了针,让她带着针出去上下楼梯,回来后她就笑嘻嘻地说,
“嘿!真的不痛了!怎么会这么快?”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