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行天下:41.大选之夜会李安

时间:10-16 作者:秩名 浏览:191次 【字体: 】【颜色: 绿
选之夜,李安导演请我到唐人街吃饭。我因为创作奥运会开闭幕式而与他结缘,在他的指导下到过好莱坞做开闭幕式效果的后期合成。最近一次和他见面是在奥运会开幕前不久,他作为奥组委聘请的顾问来北京看开闭幕式彩排。李安是个注重友情的人,一到北京首先就与我们这些跟他一起策划奥运开闭幕式的团队成员见面,并共进晚餐。他正忙于为新拍的一部美国片做后期剪接,百忙中仍专门请我吃饭。他经常说中国文化就像大地一样具有极大的包容性,而他本人总是那么谦逊、和蔼,从不对别人发火。他笑曰自己一生气,别人就得受气,还是管住自己为好。 我告诉他,我在云游途中看了奥运开幕式,发现里头的创意元素基本上来自我们团队。李安笑笑说,“在北京看彩排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李安坦然从容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乐后圣常跟我说的一句话:“因缘具足,就担当,因缘不足,就面对。”李安当初应邀介入奥运开闭幕式创作时,一直再三推辞,因其内心并非全在奥运,直到他感觉创作主题是弘扬中华文化时,才欣然接受邀请。惟中华文化,才是他的真正心结。 关于电影,李安谈论最多的是《色戒》。奥运开幕式用了李安团队的创意,却没选李安当导演,结果无意中成就了他的一部电影——《色戒》。他说这是他躲了三年却未能躲过的戏,仿佛只有拍完了这场戏,才了断了一种挥之不去的心结,他说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宿命。这段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伤疤,也记录了中国人的共业和累业,如果他不拍,也许没人会去拍了,因为谁也不愿去碰这段历史。我说上次在北京见他时他显得很疲惫。他笑曰:肾水几乎让这部片耗尽,心火也因此而旺,所以才水火不济,心肾不交啊!因为连续拍了几个悲剧,他全身心投入,令自己的情绪、心力、身体都陷入低谷,他说最近拍的这个喜剧等于给自己疗病。这就是他的一张一弛,阴阳之道。 与李安对话时,我渐渐发现他的中文用词具有浓厚的传统特征。说到拉筋和贴墙功,他非常认真,当场让我示范,并马上自己躺在酒店的椅子上试着拉筋,我示范完贴墙功他也马上对着墙练,还详细询问了拉筋跟压腿的区别。我建议他拍个中医的故事,因为中医具备了中国传统的几乎所有重要元素。他说那就看你能否搞出好的剧本,最好中医和武功相结合,一定更精彩。
谈到健康和养生,中医曰健康之人需静,佛法、道法亦如是。李安认真地说,问题是电影不得不设法让人心动,就连没事都得找出事,因为故事就得让人心动。要让观众动心,导演自己先得心动,心动过度,心火就过旺,就把肾水烧干了,人就是这么得病的。最后我们聊到了他的第一部电影《推手》,这是他的成名作,我就是从《推手》开始喜欢上他的电影。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孤身一人在纽约工作,每天到世贸大厦第二座上班,还经常到唐人街来吃饭、购物,李安在纽约读书时也如此,而这部电影讲的就是纽约华人的故事,并突出了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冲突。我对华人在纽约的生活感同身受,所以当我看到郎雄被警察抓走的那一场戏,就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李安告诉我,这场戏的许多场景就是在这附近拍的,而且整部电影只用了二十多天就拍完。
我们就这样聊到十一点,连饭店都打烊了,老板一直眼眯眯地等着我们。从餐馆出来,李安和他的助理David特意带我到离我们吃饭的餐馆只有几分钟的一个街边,说《推手》中的主角郎雄被纽约警察抓走的那场戏就是在这里拍的。我问那时David就开始跟着导演当助理了吗?李安幽默地说,“我们从那时就开始在一起相依为命了!” 夜幕中,我与李安和David在地铁附近告别。地铁列车刚开一会儿,就听几个年轻人突然热烈地宣布: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我这才记起今夜是大选之夜。等我出了地铁站,就听到远近都有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如同中国人过年。
    顶部